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1

文 / 猫哥

来源: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1971 年,日本有个叫井上大佑的年轻人,家境一般,喜好音乐,当时已经 30 多岁了,在神户的一个歌厅当乐队伴奏。

有一天,他忽发奇想:为啥一定要有真人伴奏呢?用机器替代不是也很好吗?说干就干,他做了个可以自动伴奏的机器,连了两个麦克风和一个钱箱,只要把钱放进去,机器就播放伴奏音乐,大家都很熟悉的卡拉 OK 就这么诞生了。

刚开始的时候也没人会玩,井上大佑就请了漂亮的女服务员当托,先是女生唱,再邀请客人上台一起唱,大家都非常喜欢,歌厅营业时间拖长了很久。

没几年工夫,卡拉 ok 就成了个大产业,日本人调查发现,有 6000 多万日本人都玩过,普及率、复购率那是相当得高。

中国台湾的商人也发现了这个商机,立刻引入,开始的时候也跟日本一样,大家都聚在一个大厅里轮流点歌,不认识的人唱得再难听都得忍着,点唱的效率也很低。

这时候有个叫刘英的就开始琢磨了,为啥不做个包厢呢?私密性能保证,收入还能增加不少,这算抓住了痛点,于是,包厢 k 歌立刻风靡,刘英的公司也赚了不少钱。他的公司估计很多人都知道 —— 钱柜。

到了 80 年代,大陆跟台湾的交流越来越多,这个风口行业哪能被放过?

1988 年,广东开了大陆第一家卡拉 OK,没过几个月,北京第一家卡拉 OK——“你歌卡拉 OK 厅” 也开业了,这个娱乐方式立刻就火了,歌厅数量迅速爆棚,到 1995 年的时候已经有 1400 余家。

为啥会出现这么多卡拉 OK 的公司呢?

因为在当时这就是个印钞机。

那个时候卡拉 OK 绝对是最高档的消费场所,有现场乐队,有签约歌手,有伴舞团。

像北京的,进入玩一圈,200 元起步,那时候北京的社平工资才 600 多块,去歌厅绝对是个奢侈的事儿。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当时的报纸就记录了一个案例:

1995 年,中关村电脑公司的沈先生,请了几个朋友到东四南大街的一家歌厅唱卡拉 OK,结账时账单显示为 1314 元 ——2 听可口可乐 76 元,一瓶可赛矿泉水 28 元,一听啤酒 45 元,一壶红茶 78 元,一个果盘 198 元,外加 15%的服务费以及包间费。

那时候的北京房价是多少?一般也就四五千元一平米,去歌厅玩两三次,就能买一平米房子。

太暴利了!消息一出,当年 8 月 11 日,北京就发布了《关于饮食娱乐业禁止以不正当价格行为牟利的暂行规定》,对歌厅等娱乐业的收费价格进行了规范,然后这行业就消停了。

因为价格一限,成本收不回来,北京的歌厅出现第一次关门潮。

高消费宰客走不通了,平民路线行不行呢?

2000 年前后,钱柜、麦乐迪来了,量贩式一下就火了,大歌厅也变成了一个个的小包间,价格也亲民了:

2002年7月22日,《北京日报》11版2002 年 7 月 22 日,《北京日报》11 版

拿四五个人可用的 “小包” 来说,麦乐迪白天是每小时 39 元,晚间是 100 元。而在钱柜按时段不同,价格差异挺大,比如周六上午是每小时 45 元,下午是 79 元,晚上 6 点到 8 点是每小时 99 元,而晚上 8 点到 12 点最贵,每小时 195 元,不过,平日的相同时段价格则要便宜得多,而且,早、中、晚餐都包了。

当时的晚报是这么记载的:

2002 年记者遇到的张运久老先生一家,周末刚刚到钱柜 KTV 包房为老先生过了 73 岁生日。全家人各选曲目欢唱,还在 KTV 吃了免费自助午餐,最后全家七口人总共才花了 178 元。

不只是合家欢可以来,年轻人也喜欢。

当时第一批 80 后刚刚走向独立,平时的娱乐活动,最多就是看看电影、聚餐,像 KTV 这样有音乐有灯光,又潮又炫酷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新宠,聚会必备,吃饭唱歌一条龙。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唯一不尽人意的,就是这个画质

2004 年到 2008 年,正好也是华语乐坛的巅峰,男有 “周王林陶”,女有孙燕姿、莫文蔚、梁静茹、蔡依林、S.H.E……

那些年,KTV 里到处都是这些歌王、歌后的歌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好日子一直唱到 2012 年,这行当的日子就变得越来越难。

有开了十多年店的资深 KTV 老板说:在 2012 年之前,经营一家 KTV,堪称暴利,只需运营一两年即可全部回本。但从 2015 年起,KTV 的生意变得寡淡,经营一家 KTV 往往需要三年才能回本,三年还不能回本的 KTV 只有 “死路一条”。

到了 2015 年,KTV 迎来了寒风。当年 2 月 1 日,曾经炙手可热的钱柜朝外店关门了。这已是钱柜两年时间里在北京关闭的第三家门店。

2015年1月29日,《北京日报》2015 年 1 月 29 日,《北京日报》

这个品牌可是曾经的京城 KTV 龙头,最巅峰时期一天收入能达到 80 万元以上,同样走向下坡路的还有大歌星、好乐迪等等。

到了 2020 年,疫情加速了 KTV 的衰退,著名高档 KTV——K 歌之王在疫情爆发后短短两三周时间,就做出了关门的决定。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这可是 KTV 中最高端的一家了,股东中包括陈奕迅等诸多明星。上海店开业当天,陈冠希亲临现场,向华强夫妇、陈小春等公开送上祝福。王思聪曾经在北京的 K 歌之王创下消费记录,一晚上豪掷 250 万。

其实,2019 年 K 歌之王业绩就开始下滑,疫情后直接关门断了收入,还能怎么办?

鼎盛时期,中国有超过 12 万家 KTV 企业,现在还剩多少呢?

根据天眼查数据,现在实际存续营业的只剩下 2.19 万家,80% 都死了。

不光数量少了,在年轻人眼中,KTV 现在成了 “中老年人才去”、“大妈最爱” 的低端场所。

在工作日的白天,走进一家 KTV,极有可能听到一些上世纪的流行金曲,甚至是苏联民歌,真怀旧。

原因无他,这个时间段便宜,很多已经退休的大爷大妈到此载歌载舞啦 :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为啥这行业衰败的这么快呢?

年轻人会用 “过时了” 来解释,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很多。

1、房租这个大负担越来越重,这就不用说了,成本里还增加了版权费用,早年间的 KTV 基本没人提版权的事,结果创作者不干了, 2014 年,第一波维权开始了,一年之内诉著作权侵权纠纷过千件,当时要求收取 1%版权费,一年的费用约 8 亿元。

没钱给?那就别放了。

2018 年,中音协要求大陆内所有经营类 KTV 下架 6000 多首音乐电视作品,其中就包括点唱量很高的陈奕迅的《K 歌之王》,邓紫棋的《泡沫》,莫文蔚的《阴天》等等。

2、成本上升的同时,价格还大跌了。

2015 年,团购 APP 拼低价来争夺市场,掀起了 O2O 大战,低价厮杀,KTV 行业陷入白热化竞争,各家 KTV 都成了白菜价,有 8 元唱 3 小时,不限时间段的;有 9.4 元唱 5 小时,还能免费停车的;22 元可以包唱通宵的……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楼下停车费都比包房贵,卷成这样,怎么赚钱。

3、2016 年以来,迷你 KTV 获得资本热捧,遍地开花。

价格低,空间小私密性强,时间自由,餐馆排号、等电影开场的时候来几首,单曲 3 元,唱 1 个小时才 18 元,一下就成了风口飞猪,仅仅两年时间,国内迷你 KTV 的数量从 3.6 万台猛增至 7 万台,到 2018 年整体市场规模达到 13.9 亿元,同比增长 15.1%。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不过,迷你 KTV 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一口气开太多店了,需求没那么多,竞争激烈,也开始转型多元娱乐场所,增设桌球、VR、桌游、私人影院等,成本也上去了。

4、手机的杀伤力更大。

腾讯系的 “全民 K 歌”、阿里系的 “唱鸭”、字节系的 “音遇”、网易系的 “音街”…… 大厂们集体下水,歌曲库更大了,功能繁多,还有互联网最擅长的社交属性,使得在线 K 歌 APP 占领了年轻人的手机。

这几大原因加起来,即使愿意到线下社交的年轻人,也不爱唱歌了,转移了阵地,追求刺激个新鲜感,他们的主流活动变成了桌游、轰趴、剧本杀、密室逃脱、夜店、酒吧、电音节等。

于是,市面上充斥着不想去 KTV 的理由 ——

● “在 KTV 总是喝到假酒,一人吹完两箱都不醉”

● “去 KTV 团建的唯一目的就是在领导走调地唱完之后鼓掌,改成聚餐不香吗”

● “现在 KTV 里都是老年人,他们自带饮料和吃的,服务员不管,居然来管我,不去了”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也许,某一天会出现这样一篇新闻报道:《中国最后一家 KTV 宣布结业》,热搜排在一众明星八卦之后。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曾经火爆全国,赚钱堪比印钞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