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37 元理个发,店主却不赚钱?

文|杨俏

编辑|陆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对于爱美的城市年轻人来说,理发却成了略显沉重的 “奢侈品”。

90 后北京某科技企业的白领刘洋洋,平时喜欢捯饬自己的头发,她随便剪一次头发都至少要花费上百元。

让她记忆深刻的是,自己刚毕业参加工作时的一次理发经历,那是 2017 年的十一长假,她花了 1300 元在某知名理发连锁店做了一次头发。

image

那一年,公司发了 1000 元的节日奖励,她决定将它用到头发上。为了避免店员 “推销会员、烫发染发” 的叨扰,她直接告诉理发师要做美发。结果 2 个小时后,原本预算几百块钱就能搞定的项目,最终却花了 1299 元。“烫完头发后,我还是被理发师推荐了一些产品,包括一款 299 元的护理液”。

年轻人的理发遭遇

2020 年 9 月,刘洋洋打算再次剪发,选择了北京朝阳区太阳宫附近的一家美发店。据她回忆,因为剪发的是一位技术总监,从事剪发行业近 10 年,价格接近 200 元。

但相同的是,她依然遇到了理发店的推销。“当时美发店在搞活动,而且理发师长得也比较帅,于是办了一张会员卡”。那天,她办了一张 4000 块钱的会员卡。

随后的 2021 年 3 月,刘洋洋用会员卡去该店消费,剪发加烫发一起,总价要 3000 多元,“但打完折后也要 2300 元”,她感觉这样的折扣其实并没有力度。而且,理发师还告诉她,“为了保持自然感,这个发型只能维持 4-5 个月,最好是定期来护理”。

“原本就想简单剪一次头发,但一踏入美发店便像是入了 “坑”,在各种打折式推销和套路下,钱包里的钱就不知不觉落到了美发店手里。” 不少人的感慨,在刘洋洋身上就得到了验证。

另外一位 90 后互联网媒体从业者浅月,也有同样办卡的经历。她本着只剪发的想法踏入了北京崇文门附近的一家理发店,但在理发师的一顿推荐下办了一张 3000 元的会员卡,染了一次头发就要近 1500 元,打完七折后也要 1000 元左右。

而后,有一次,浅月打算精心烫一次头发,于是在该店选择了偏中高档的价位,费用在 2000 元左右。然而,在划卡结算时,店员告诉她 “会员卡储值不足,建议再次充值,可以打五折”。

据浅月回忆,她在第一次开卡充值后,消费了一些小的修眉项目,花费均不足百元,不知何时金额就不足了,仿佛还没有怎么体验到折扣的实惠性。

而这一次,在店员的介绍下,浅月索性一次性充值了 8000 元。

对于许多男性消费者来说,这样高额的理发费用更是一件离谱的事情。“想当初,曾经那个 10 元剪发的‘黄金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如今,理发店普遍都是百元起。” 据刘洋洋的一位男性朋友的经历,2020 年 4 月左右,他剪发的地方,起初剪寸头还是 38 元的起步价。而时隔一年后,该店已经上涨至 98 元一次,翻了一倍多。

有男士们这样吐槽:“花上百元剪个寸头,还不如回老家花 10 块钱快剪”。更有人表示:“为了节省上百元的剪发费,我自学了剪发。” 在他们看来,剪男士的头发,发型师技术好坏并没有太大差异,价格涨到这么高 “简直不可理喻”。

而事实上,即便在刘洋洋和浅月这样爱在头发上 “下功夫” 的人看来,如今剪发也的确较贵,而且理发店的效果也不尽如意。“花费 2000 元烫发的效果与第一次正常价位的烫发效果也并没有很大的差异,而价格却翻了一倍。” 浅月这样表示。

137元理个发,店主却不赚钱,“洗剪吹”为什么越来越贵?

理发师的 “高端” 称呼

为了配得上飞涨的价格,曾经的 Tony 老师都变成了如今的设计顾问、设计总监、首席发型师或者高级发型顾问等这样的 “高端称呼”。

打开某团购平台可以发现,每家美发店的剪发价格层次和发型师级别相对应。从最低的 19.8 元到最高的 378 元,不同档位对应着不同的理发师职级。像北京国贸附近 378 元剪发则是由设计总监为用户提供服务,还额外包括茶水、咖啡等。

以木北造型为例,剪发价格目前分为 58 元、98 元和 158 元三个档次,背后同样对应着理发师职级的不同。

千禧年代出生的王艺,在同龄人去上大学的时候,已在理发行业摸爬滚打快 7 年了。

据他介绍,他成为理发师之前,先在培训学校学习了一年,然后再到各个理发店实习。实习一般从助理开始做起,从事辅助发型师的工作。

“这个行业本身是低门槛行业,但有一定的等级称呼。入行的人很多,想一步升职发型师很难,没耐心也是不行的。” 王艺说。

他表示,在他所在店里做活动的时候,新人剪发价格会降到 9.9 元,团购平台降到 26.9 元。如果平时的话,剪发价格是 58 块钱,由首席设计师负责,还有 280 元的则由店长负责。

他当时的底薪是 2000 元,每来一位顾客他还可以拿到这一单 30% 的提成。“刚来理发店的前几天,没多少人找我剪发,我才赚了二十多块钱的提成。” 王艺说。

为了提升自己的手艺,王艺每年都会去培训学校学习,向资深发型师们学习目前最为时髦流行的发型,培训费一般在 5000 元以上。

在他看来,自己在行业呆了快 7 年了,经验和常年培训的付出也应该值现在的剪发价。“我们一般是觉得自己手艺到位了,达到那个价格就涨价了。但如果盲目涨价,手艺不到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本质上服务很重要。”

他还表示,自己此前认识的朋友,在云南开了一家近 400 平米的美发店,提供美发美甲服务,剪发价格 100 元起步,但服务质量非常高,“就像海底捞一样”,还可以拍照打卡。

137元理个发,店主却不赚钱,“洗剪吹”为什么越来越贵?

同样在北京从事理发行业的 90 后何汶,也从事了理发行业超 7 年的时间。在培训学校经历完学徒阶段后,从烫染师升级为发型师,他用了 2 年的时间。据他介绍,在升级为实习发型师后,也还会定期参加培训,每次学习需要 3000~4000 元。在他看来,每年学习培训的费用需要花 3 万元以上。

价格贵,客户和店主都焦虑

据美团平台数据显示,美容美发店铺开关更迭较为频繁,美业门店较多的新店当中,经营时间 2 年以下的商户占比高到 40.3%。

企查查数据也显示,目前我国现存 “理发店” 相关企业共 114.4 万家。近几年注册量持续走高,其中 2018-2020 年这三年一共注册了 52.9 万家企业。2021 年前 8 个月共注册了 11.5 万家企业。

这无疑给人的感觉是,理发店倒闭现象极为普遍,经营困难是行业常相。与此同时,新开的理发店也还是层出不穷,还是在不停的推出各种收费套餐,而且价格也在不断上涨。

“物价、培训费用、房租水电费都在涨价的情况下,行业的平均价格就起来了”,何汶表示,“房租加上人工成本就占去了整个店铺营收的大部分。”

另外,在他看来,现在的剪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剃头匠,而是更具有潮流与时尚眼光的手艺人,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把剪发当作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价格上涨也就很自然。

“这个行业每个从业者的工龄都很长,这毕竟是手艺活儿。很多人会觉得,我辛苦付出这么多,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 何汶说。

但涨价还是会引起不少消费者们的不满。据美团数据显示,与 2018 年相比,2020 年美发客单价提升了 26.4%。其中女性平均客单价为 137 元 / 单,男性平均客单价为 95 元 / 单。花 100 元甚至 200 元剪一次头发,在一般消费者看来,的确不是很值得。

但不少理发师、店长们却对 AI 财经社表示,员工工资占去了大部分的成本,再刨去其他费用,“店长其实挣不了多少钱”。

何汶表示,为了留住店内的发型师们,每个人会在底薪基础之上,每完成一单有 30% 以上的提成。

由于单纯通过基本项目进账较为微薄,许多理发店开始用推高理发师提成的方式,提供额外项目,比如推销会员卡、折扣卡等。

在他们看来,只要消费者踏入门店办了卡,无论实际消费多少,美发店在几乎没有代价的情况下,就提前实现良好的现金流,只要会员推销的足够多,就能以沉淀的现金去投资获利或者继续开店,这已经成为理发店的常态。

137元理个发,店主却不赚钱,“洗剪吹”为什么越来越贵?

在这种模式的刺激下,理发店的经营行为也发生了变异。此前,青岛文峰国际美容美发就因此出现连环忽悠消费者充值办卡的情况,据媒体报道,其涉及金额高达 23 万元。成都文峰理发店更是在消费者充值会员费后关门停业。同时,上海永琪美发在广州的门店也关停,不少消费者的账户里还储存着上万元的金额。

这种推销式经营模式,一方面导致价格越来越贵,一方面让很多发型师不专注于美发。这让客户感觉到其技术不高,性价比差,还有被 “套路” 的感觉。

网红转型,价格还是越来越贵

美团平台数据显示,2017 年,美容美发行业营业收入达到了 1142.4 亿元,利润总额超 200 亿元。同时,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22 年我国美容美发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 4000 亿元。在规模扩大,竞争加剧的美发行业,不少理发店向轻快式网红店转型,但价格依然居高不下。

王艺表示,此前开店选址都会选择人流量大的商场,现在只要有地都可以开店,“写字楼犄角旮旯也能开个小理发店”。在他看来,美团、抖音、小红书等众多渠道可以用来宣传,在哪儿开店都无所谓。

美发店铺们不再依靠传统的剪发烫染,而是后续获取更多流量后持续进行 “收割”。现在的理发店也很懂得利用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包装自己,一个面容普通的女孩在发型师巧手改造之后,可以瞬间变成时尚精致的美女。

王艺认为,渠道多了之后,店面可以迅速打造成 “网红” 店铺,价格就自然而然上涨。王艺此前在美发圈内认识了一位 “大拿”,至少已经有 20 多年的手艺经验了。“他的理发店在三四线城市,但专门找他的顾客非常多,剪一次发都需要 500 元的价格,很多用户听闻其手艺专门飞过来找他。” 王艺说。

据了解,为方便网红们打卡拍照宣传,该理发店还加上了顾客喜欢的装潢和设计。还有到店后,顾客能够免费按摩、零食随便吃等等,这些都变成了理发高价里的 “隐形消费”。

除此之外,在王艺、何汶他们看来,前期低价引流,店铺火起来之后,闻讯而来的消费者络绎不绝。忙不过来的他们只能涨价,从 79 元剪发上涨至 129 元,淘汰一批在乎价格的客人,留下忠诚用户。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的模式也饱受争议。它更多是适合小店主的经营方式,对于整个美发的连锁店和产业来说还有待发掘。

在资本市场看来,理发店的 “核心竞争力” 是人,但从业者进入门槛低,服务难以规范化、标准化和规模化,持续的盈利性也就难以证明。

还有一些实体连锁美发店,向 “美容 + 美发的综合体” 升级,但不少投资人发现,这两个实际上关联不大,店主更多的是为了增加新的盈利点,但往往也成为了新的入 “坑” 点。

如今,在涨价潮愈演愈烈之下,整个行业也在发生着变化。有经验的发型师辞职,回乡自己开店,成则涨价,败则退出。这个行业,仍是逃不出人员流动大,市场分散的状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洋洋、浅月、何汶、王艺等均为化名。)

来源:AI 财经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137 元理个发,店主却不赚钱?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