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7 年赚出两个阿里加两个腾讯

image

作者:南来

来源:华商韬略 (ID:hstl8888)

当地时间 10 月 29 日,微软股价再次迎来连续大涨,市值逼近 2.5 万亿美元,一举超越苹果,重新登顶全球市值第一。

微软股价从谷底反弹至巅峰,现任 CEO 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可以说居功至伟。然而,和盖茨、乔布斯、马斯克等一众硅谷明星相比,他的名字实在是有些陌生。

也正是这位低调的印度人,带领曾经深陷泥潭的 “大象”—— 微软一步步杀出重围。

他究竟做对了什么?

01

微软病了

在 2014 年 2 月那个寒冷的早春里,微软董事会宣布,纳德拉即将接替鲍尔默,成为微软历史上第三任 CEO。

在这个值得庆贺的日子里,萦绕在纳德拉心头的却只有一件事 —— 微软病了。

从 1999 年登顶 6000 亿美元市值的世界巅峰之后,微软就如同着了魔一般,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重要阵地节节败退,市值一再缩水,销量持续下滑。

在此后近二十年的智能手机爆炸式浪潮当中,微软几乎全面缺席。

更要命的是,固守 Windows 系统的它,非但没有追上智能手机催生的移动互联网红利,反倒被手机步步吞噬了自己的核心阵地。2014 年,在全球智能手机季度出货量已经超过 3.5 亿部时,个人计算机的出货量已经缩水到了 7000 万台。

image

▲微软 2002-2021 财年净利润变化,公司在 2005-2015 财年间陷入低迷。来源:statista

而微软在 2013 年 9 月宣布以 72 亿美元收购诺基亚的交易,则更被市场看作是两头深陷泥潭的巨象在垂死挣扎。

曾经称霸全球的诺基亚,因迟迟不肯正视市场变革,在苹果与安卓的合力绞杀之下被打得落花流水,其市占率从巅峰时期的 70% 一再败退,到了 2013 年,只剩下可怜的 5%。

诺基亚是微软 Windows Phone 手机操作系统的最后一位强力盟友,诺基亚的落败,几乎标志着微软手机市场的全面溃败,再无回天之力。

但对当时的微软来说,最严重的还不是业务增长停滞,而是 “大公司病” 正快速腐蚀着这个超过 10 万名员工的庞然大物 —— 公司内部流程日益繁杂冗余,党派斗争争吵不休,官僚主义横行。

纳德拉回忆起那段日子时,曾经这样写道:“员工们倦怠了,他们深深地感到挫折…… 他们怀着伟大梦想来到微软,但感觉真正面对的却是处理与高层管理人员之间的关系,执行繁杂冗余的程序,以及会议中无休止的争吵。”

总之,当 2014 年,主导诺基亚收购的微软前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突然宣布退休,纳德拉被推举上位时,他接下的微软是一块真正烫手的山芋,其市值也已从高峰几乎腰斩至 3000 亿美元左右。

02

放下那些指向彼此的枪

1967 年,纳德拉生于印度第六大城市海得拉巴的一个公务员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印度高级政府官员,母亲是一位梵语学者。

纳德拉的童年几乎乏善可陈。

他成绩还不错,但并非是班上最优秀的那个学生。他的中学老师在日后接受采访时,甚至无法立刻回忆起这名学生。

他喜欢打板球,会在屋子里挂上板球巨星 M.L.Jaisimha 的海报,但也并没有成为学校里的体育明星。

他喜欢计算机,但并不擅长编程。在 21 岁那年,跟无数印度理工科毕业生一样,他申请了几所美国大学,并最终前往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攻读电机工程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他先加入了太阳(SUN)公司,随后在 1992 年入职微软,成为一名微软员工。

纵观纳德拉的成长经历,他可能不是技术天才,不是销售冠军,不是屋子里最聪明又或者是最有人格魅力的那个人。但是,他拥有一个特殊的天赋 ——

他擅长团结他人,让人们停止内斗,“放下那些指向彼此的枪”。

2011 年,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服务器与工具部门(STB)负责人,负责微软的企业级服务及云计算业务。当时,他已经在微软工作了 19 个年头,足迹遍布微软商业解决方案、Windows、Bing 等多个部门,因而比谁都更了解微软,和微软内部的官僚派系弊政。

而 STB 可能是微软内部党派斗争最为严重的部门之一。

回忆起那段日子,纳德拉曾经感叹过:“诗人 John Donne 曾经写道:‘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但如果他来参加我们的会议,我想他会得出另一种结论。”

“(STB)团队中的每一位领导者,本质上都是其所主持业务的 CEO。他们独立生存、独立运营…… 我在这个位置完全没有施力点,而且更糟糕的是,很多人认为他们应该坐在我的位置上。”

在这样的背景下,微软当时的云计算业务几乎是一团糟。

亚马逊从 2006 年开始打造自己的云计算帝国,到 2011 年时,分析师预估该业务已为它带来几十亿美元的年收入 —— 而微软的云业务仅为几百万美元,不及亚马逊的百分之一。

规模庞大的企业服务业务几乎是 STB 的全部收入来源,没有任何一个高管愿意把资源投入云计算业务中,哪怕大家心里多少都清楚,云计算可能才是行业的未来。

为了打破僵局,纳德拉展现出了他惊人的管理学天赋。

他没有选择另立门户,或者重点提拔云计算团队,相反,他与 STB 每一个管理团队成员深入交流,了解他们的需求、利益以及愿意合作的角度。

最终,纳德拉重组了 STB 的组织架构,将原来单立的云计算项目拆分到各个高管的业务矩阵中,并重组创新形成了向客户提供 “本地服务器 + 公有云” 的混合云解决方案。

也就是,让原来的企业服务业务继续,但所有企业服务都得同时担当起发展云的业务。

突然间,云计算不再是跟 STB 主营业务和相关领导者相冲突的外来者,而是成为了 STB 整体的增长极,也是每一个 STB 管理者的潜在业务增长点。

原先无比抗拒云计算的高管们,态度因此 180 度大转变,比谁都要积极地推进云计算。

合力之后的效果很快显现出来,这项被称为 “混合云” 的战略,很快就获得成功,让微软的云计算开始迎头赶上,纳德拉也因此赢得了 STB 团队的绝对支持。

打响云计算追击的第一枪之后,纳德拉开始放开手脚,大招频出,雄心壮志地发展微软的云计算业务,并推出了正面迎战亚马逊 AWS 云计算品牌 ——Azure。

其中最重要的大招,还是团结他人。

他从微软内部挖来了 Microsoft.Net 和 Visual Studio 的领导人桑德尔,以及 Office 团队的沼本健等等,并且外部找来了 Couchbase 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飞利浦、来自雅虎的拉古・拉玛克里斯南,以及来自头号竞争对手亚马逊的人工智能专家约瑟夫・斯洛什……

这些都是 IT 与云计算行业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他们如同一支超级英雄小队,逐一加入了纳德拉麾下,并在纳德拉的带领与协同下,既独当一面又精诚合作。

依靠这支强大的队伍,微软 Azure 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增长,甚至反过来推动其企业服务不断攻城略地。

到纳德拉被升任为微软 CEO 的 2014 年,微软的企业服务与云计算业务收入已超过了 Windows,到 2018 年,再进一步超过了 Office,成为微软最赚钱的业务。

image

▲微软各产品线收入变化 来源:GeekWire

某种程度说,也正是因为带领微软打了云计算的翻身仗,纳德拉才被推举为微软 CEO。

03

打破围墙,开放,开放

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

在 2014 年举办的 Salesforce 年度营销会议上,上台演讲时,刚接任微软 CEO 不久的纳德拉戏剧性地伸手从西装外套口袋里,拿出了一台 iPhone。

全场观众先是惊讶,随即会心大笑起来。

苹果与微软的恩怨由来已久。在个人电脑时代,Windows 和 MacOS 是王不见王的死对头,盖茨与乔布斯也是见面就斗嘴的老冤家。

在 2000 年微软市值登顶 6000 亿美元高峰时,苹果却因公司内斗而元气大伤,市值一路缩水至 50 亿美元。然而,在智能手机时代,苹果却靠 iPhone 系列赢得了对微软碾压式的胜利。

双方始终势同水火,在这一天之前,从未有微软 CEO 在公开场合使用过任何一款苹果手机,更不要说在公开演讲中将它特意展现出来。

纳德拉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而他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他要传达一个信息 —— 微软变了。

在纳德拉展示的这台苹果手机上,第一次出现了微软的官方应用 ——Word、Excel、PowerPoint、Outlook、Skype……

现场观众对此的反应是 —— 雷鸣般的热烈掌声。

在此之前,Windows 业务一直是微软的根基,是微软的核心、王牌、现金牛。Windows 太成功了,以至于微软试图将这一成功复制到其他所有业务中,即便失败了也不愿将其开放。

而纳德拉要改变的正是这一点。

打破壁垒,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将对手变队友 —— 出任集团 CEO 后,纳德拉开始将他带领 STB 团队的成功复刻到整个微软。

2014 年 3 月,在纳德拉担任微软 CEO 后的第二个月,微软就正式开启了与苹果、谷歌合作的步伐,以 Word、Excel 等为首的 Office 套件正式登陆 iOS 与安卓平台。

在次年 iPad Pro 的发布会上,苹果甚至破天荒地请来了微软 Office 市场营销负责人登上舞台,演示 Apple Pencil 在 Office 软件上的应用。

对此,微软内部并非没有反对的声音。与竞争对手建立合伙关系,在不少微软领导层看来简直是与虎谋皮,将会严重伤害微软产品的竞争力。

但是纳德拉认为,必须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自我为中心去考虑问题。

用户只想得到应用体验与用户服务,他们并不在意 —— 也不想去在意 —— 这些体验究竟是来自什么设备、什么系统、什么应用。

固步自封只会让微软一再陷入 “胜利者的陷阱” 中,直至被市场彻底淘汰。

纳德拉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拥有伟大的产品…… 但如果其他公司通过其产品或设备确立了强大的市场地位,我们必须找到聪明的方式与它们建立伙伴关系,这样我们的产品就可以进驻它们广受欢迎的平台。”

与苹果的合作为微软带来了双赢,在 2015 年 4 月的财报会议上,纳德拉宣布,iOS 和 Android 版 Office 的下载量已经超过 1 亿次,Skype、Outlook 等其他微软应用也都跻身苹果 AppStore 下载量的前 100 名。

趁热打铁,从 2014 年开始,在纳德拉的带领下,微软开始全面重塑原本封闭的企业文化,拥抱合作、拥抱开源。仅 2014 年,微软就一口气与谷歌、Facebook、Ubuntu、SUSE( Linux 开发商)、甲骨文、红帽、IBM 等多家厂商达成合作。

微软的 Azure 云更是破天荒地开始支持 Linux 系统 —— 这个 Windows 系统的一生之敌。

开放,由此成为微软的核心文化。

开放之下,微软还进一步大展合纵连横之计,分别在 2015-2018 年期间收购了 Revolution Analytics、LinkedIn、GitHub、Bonsai 等一系列公司,并对 Office 365、Dropbox 等多项应用进行整合。

作为业务新核心的微软云计算业务,也在站稳脚跟之后进一步高速增长。

到 2018 年,不过 7 年左右的时间,微软云计算业务已从纳德拉出任 STB 负责人时的几百万美元飙升到近 200 亿美元,从杂牌玩家逆袭成为称霸全球的云计算市场老二。

image

▲微软 Azure 云快速跻身世界第二 来源:IDC

更为令人惊叹的是,纳德拉居然成功说服了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另一位出生印度的硅谷巨头,同意停止微软和谷歌经年不断的监管斗争与法律诉讼,共同宣布将竞争 “聚焦于产品品质,而非法律诉讼”,为彼此都省下了一大笔法律费用。

打破壁垒,促成合作,纳德拉的这项天赋对于封闭了四十年的微软来说,至关重要。

04

找回微软的 “灵魂”

2014 年 2 月,在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第三任 CEO 之初,他向全体公司员工提出首要任务既不是振兴业绩,也不是重组机构,而是重塑企业文化。

而纳德拉 1992 年加入时的微软,并不是现在这个颓唐而老迈的臃肿机构。

曾经,“微软” 这个名字代表的是硅谷最先进、最前沿、最颠覆的生产力。它致力于打破大企业对于计算机的垄断,“让每个家庭、每张办公桌上都有一台电脑”。

那时,公司里的气氛活泼、有趣,员工心中有着真正的使命感,充满了能量。

然而,随着微软的日益壮大,随着 Windows 系统逐渐占领了全球市场,随着几乎每个家庭、每张办公桌上都有了电脑,微软开始迷失了。

久而久之,创新力遭到扼杀,反对声遭到驱逐,每个员工都需要向其让人证明自己无所不知,按时交付和完成的数字目标成为压倒一切的指责担当,一切必须井井有条,不能出任何差错。

在纳德拉接手微软之前,所有人 —— 包括纳德拉自己 —— 都在问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而存在?”

在当年 7 月份的微软全球峰会上,纳德拉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们将赋能全球每一人、每一个组织,帮助他们成就不凡。”

“我们可以用‘成长型思维’描述我们的新文化,任何持有这种态度和思维的人,都能摆脱束缚,战胜挑战,进而推动我们各自的成长,并由此推动公司的成长。”

首先,纳德拉坚持,所有业务都必须以客户为中心,倾听客户的需求,从而预测客户的喜好,永远以初学者的心态去了解和学习对方。

其次,尊重差异,寻求差异,拥抱差异,不再追求压倒一切的 “一致同意”,让思维在碰撞中产生火花,让创意在辩论中迸发灵感。

最后,团结一致,坚持 “一个微软”,而非各自为政的联邦山头,打破公司各部门的组织边界与壁垒,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

为了实现文化变革,纳德拉发起了一年一度的跨部门 “黑客马拉松”,在数以千磅计的甜甜圈、炸鸡、咖啡、啤酒之间,上万名来自不同国家的程序员们合作并竞争着,为终止游戏中的性别偏见、帮助残疾人提供计算服务等目标努力着。

在业务上,纳德拉打破了从前的固化思维,基于 “云为先,移动为先” 的公司战略,大胆将传统的 Windows 和 Office 业务边缘化,从上到下进行了战略重心的转移,并将 Windows 经年累月的付费升级转为限时免费升级,受到市场广泛好评。

同时,抱着 “终身学习,敢于承认错误” 的态度,纳德拉上台后果断砍掉了没有优势甚至已成负累的业务板块,裁员 1.8 万人,出售诺基亚。

微软变了。这是所有员工最深刻的感受。它变得不再臃肿、不再迟缓,优秀创意能够得到支持,优秀的人才能够获得认可。

纳德拉重塑了微软的文化,也重新找回了微软的使命。

基于微软的新文化,纳德拉提出了指导公司发展的三大战略愿景:

一、重塑生产力和业务流程,不再将公司产品局限在 Office、Windows 等个人生产力工具上,而是为整个团队开发能够提高所有人生产力的协同工具,无论团队成员们身处何地,使用的都是微软提供的设备。

二、构建智能云平台,这与重塑生产力和业务流程息息相关。当前,跨越地区、国家、语言、文化的团队合作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微软迫切地需要一个智能云平台,既帮助微软提高协同工作效率,又能够提供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预测与分析能力。

三、从 Windows 到 Xbox、从 Surface Hub 到 HoloLens 智能眼镜,微软将提供更加个性化的计算设备,让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文字、书写、触碰、手势等多种多样的个性化体验,满足用户的工作需求。

从 2014 年纳德拉接手 CEO 开始,微软的股价终于打破了近 10 年的低迷魔咒,开始一路稳步高涨。到了 2018 年,微软股价已经突破 100 美元,总市值回到了 8000 亿美元的高点,重回世界前三。2018 年底,微软的市值甚至短暂地超过苹果,重新尝到世界第一的滋味。

此后两家公司你追我赶,市值一再突破高点,最终分别达到 2 万亿美元的惊人数字。

低调的微软掌舵人纳德拉也因此受到外界关注,他的雷霆手腕 —— 打破公司内部斗争、直面安卓苹果联合绞杀,合纵连横、力挽狂澜,也开始被同行称道。

如今的微软,有着 “个人计算”“生产力和业务流程”“智能云” 三大业务板块。

其中,智能云 Azure 是微软 “云为先,移动为先” 的战略核心,它的高速发展是微软近年来股价飙升的核心推动力。它从数字技术上增强客户的能力,优化客户的运营,现成为微软营收增速最快的业务,并持续推动办公、游戏和数据等业务向云上发展。

产品和服务之间的互联互通降低了用户的选择门槛,减少了微软推广产品和管理产品的成本。同时,更多的企业级用户也使得微软整体服务更加高效,带来更大的利润贡献。

而在 2018 年以后,纳德拉将工作重心放在了人工智能、混合现实、量子计算等更加前沿的科技上。

就在前不久的 11 月 2 日,微软在 Ignite 大会上宣布,计划整合其他的 Teams 会议应用、Microsoft Mesh 混合现实平台、以及 Xbox 游戏平台,打造微软版本 “元宇宙”。

受此消息影响,微软市值于当日再度高调突破 2.5 万亿美元,压倒苹果,重新登顶世界第一。

这也意味着,纳德拉只用 7 年,就让微软赚到了超过 2 万亿美元市值,比阿里、腾讯如今的市值总和,还要多出一倍。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科技巨头的问题并不是太大太强,而是比较起来,依然实力欠缺,甚至配不上全球经济强国与科技强国的需要和地位。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7 年赚出两个阿里加两个腾讯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