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 5 元汉堡逼疯了

作 者 | 力 麟

打工人的快乐是开封菜和金拱门给的。

最近 k 记、m 记杀疯了,12 月的活动攻略网友边收藏边调侃 “每天搞大促,这是要跑路的节奏吗?”

12

除了等周五, 看着摸鱼群里的肯德基的星期四半价文学发笑,手已经忍不住点开小程序抢炸鸡;麦当劳的 5 块钱板烧鸡腿堡被抢到宕机,连门店都挤得水泄不通。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麦当劳系统崩了甚至冲上热搜, 当代社畜最 emo 莫过于午饭时间心血来潮蹲优惠,饿着肚子却被告知系统繁忙中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被搞到 emo 的不止消费者,员工们在麦当劳官微下齐声讨伐管理层不知人间疾苦,被大波薅羊毛大军围攻, 嗓子都快喊劈了还要被顾客投诉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k 记 m 记为啥搞起活动像不要命?我们找到曾经在开封菜和金拱门的员工们,聊聊一场场疯狂大减价狂欢背后的血泪史。

#01

我,肯德基经理,半夜在冻库数鸡腿

“最长一天连续工作了 11 个小时,因为这是肯德基允许范围内的最长时间。” 小黎在 k 记做过短暂的兼职,入职第一天干的就是最苦最累的后厨。

学生兼职不能自由选择工作时间,得听从经理安排,人手不够走不开就默认加班了。最累的还不是身体,是心灵。

能想象整个餐厅后厨只安排给一个人吗?小黎恨自己只长了两只手,既要负责炸鸡又要兼顾烤制。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做炸鸡手上全是裹粉,这时候突然说前面来个烤物很急,我就得摘了围裙洗手再烤,炸的这边就顾不上。肯德基还规定你手上有粉不能下锅炸。”

小黎看不惯前台后厨人手比例失调,前台人多班次更换快,后厨只有俩兼职一正职还得 24 小时倒班。

已经工作了的米勒在大学期间也做过麦当劳的后厨, 准确地说是干了一个月就跑路了

后厨压力最大、环节最多,当然也最无聊。每天要消耗多少肉饼、需要从冻库里拿多少出来解冻,腌多少鸡腿肉,统筹这些需要你有非常丰富的 “实操经验”。

没做兼职时一个辣腿堡在米勒看来平平无奇,制作起来最复杂。鸡腿肉得从冻库换到冷藏静置,还得拿粉腌丢进滚筒里,拿出来蘸水、裹两次面,最后才能下锅。整个过程得预留出每一步的时间。

“我看这两天的优惠是辣腿堡套餐,不用猜,搞过一波活动之后肯定门店都脱层皮”

不仅人手不够,连鸡都不够用了。 有人吐槽本来抢 5 元板烧结果被替换成了别的汉堡,这种情况很正常,没有板烧的鸡腿排,就用别的鸡顶上。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经理时常处于战备状态。”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图源:微博 @兔撕鸡大老爷)

有一次米勒所在的门店停水,需要蘸水裹面的辣翅和辣腿堡就没法做,刚要喘口气就看到经理从隔壁超市推了两大箱冰露进来了。

在 k 记 m 记,每个人的时间都是被明码标价的。学生兼职按时薪计算,12-14 块钱一小时。喝杯奶茶,约等于在后厨炸两个小时鸡。

阿罐毕业后在肯德基做过一年经理,在她看来把每个员工的劳动量发挥到极致,考验的是一家餐厅的运营能力。

在肯德基每家门店,系统会根据运营情况、生意好坏自动分配工时。 如果工时安排得过长,或者排班的人多于系统规定的人数,餐厅就会被判定为管理不善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就像老板给你布置 8 小时工作量,你和同事合作花 10 小时完成肯定不行。 资本就是要在单位时间创造出更多的钱。”

在洋快餐工作,不可避免都会卷入三大巨头的本地大促之战。从去年双十二大促开始肯德基、麦当劳、汉堡王打得不可开交,这边麦当劳上线 9.9 元汉堡,汉堡王紧接着推出 1 元汉堡,最后肯德基被逼到 0 元吃炸鸡。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疫情之下餐饮行业紧绷神经全球巨头不敢放松,他们需要牢牢抓住中国市场这个大胃王。

大促内卷倒逼员工提速高效运转,精细化操作的不只是每个鸡翅要炸几分几秒,还有员工工作时间的精细化切割

超负荷可以出现,但浪费人力不能容忍。作为经理的阿罐,也曾因为人手紧张,自己在半夜三更的冻库里数鸡腿数到怀疑人生。

在麦当劳员工是块砖,哪里缺人就往哪儿搬。米勒短短一个月里干过后厨、前台、总配、清理桌面、擦地板,实在没活的时候还擦过墙面,“ 反正工作期间一刻也不能闲着。”

米勒跑路的原因当然是钱少事多,更别提重复性工作令人身心俱疲。

“在麦当劳工作一开始当玩游戏,后来就像游戏玩腻了,机械劳动很容易失去乐趣”。

本来小黎打算只做完暑假就结束,因为签订一年的劳务合同,为了防止违约被扣压着一部分工资,他得把寒假的部分做完才不算前功尽弃。

#02

那些一次要 20 包番茄酱的人是咋想的?

比起在后厨暗无天日,前台也没有轻松一些。

前台跟顾客打交道有技巧,比如前台得 get 后厨的暗号 “巨无霸好吃”,说明巨无霸做多了要清库存,前台就会给不知道吃什么的人推荐巨无霸。

米勒说有段时间就经常给顾客安利鱼小鲜饼,“我之前都没听过这个东西,明显是为了去库存才强烈推荐。”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新品通常卖得不好,需要特别引导着顾客点单。米勒多次观察后得出结论:一些放新品的格子几乎一天都不怎么打开。

有一次早上炸出来放进去的,直到晚上外卖才有人点,送过去顾客都投诉了。

coco 主要在前台岗位做兼职,打过交道的奇葩顾客最多。 有上来就要二十几包番茄酱的,有备注自己不吃辣却非要点辣味汉堡的、有在淘宝上买券非要让她把饮料换成别的的。

兼职一般不会和难缠的顾客起正面冲突,多数交给经理处理。阿罐说跟顾客打交道就像程序员解决 bug,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而已, “每天遇到不一样的人,可以说开眼了。”

在 k 记 m 记做前台就像人类学田野观察。每个金拱门里都标配一个流浪者不是传说。

去年上映了一部叫《麦路人》的电影,讲述的是在快餐连锁店留宿的平凡小人物的故事。日本 “麦当劳难民” 已经成为社会现象,中国香港有群人叫 “过夜族”。他们并非都无家可归,租住在逼仄的公屋或者郊区,有了睡觉的地方,就不想回家了。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米勒工作的门店每天早上都有一个捡垃圾的老太太,点杯 5 块钱的咖啡续到杯子破了,一坐就是一天。

他也遇到过 “疯子”,捡别人的东西吃,偶尔还会直接上手抢。 经理默默地做个小吉士汉堡给他,然后他坐到一个专属的位置静静地吃完离开。

米勒感到最魔幻的场景,是 大年初一到初五,成群的大爷大妈会拎着大桶来麦当劳买豆浆。

“麦当劳的豆浆本来销量奇差,经理却囤了一大堆,果然因为过年期间只有麦当劳营业,就都来这打豆浆了。”

鱼龙混杂也好、看遍人世百态也好,24 小时营业、热水无限供应,能续杯 5 块钱的咖啡,数不尽的优惠基本为所有人敞开大门。

20 多年前第一家麦当劳在北京开业时,去就餐还是件门槛相当高的仪式。在《金拱向东:麦当劳在东亚》书里,归纳了 90 年代经常光顾麦当劳的三种消费者: 走在时代潮头的雅皮族、来约会的年轻情侣、庆祝孩子考一百分的父母。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毕竟在 1994 年,三口之家在麦当劳吃一顿, 大约要花掉一个职工月工资的六分之一。

书中采访了当时一位典型麦当劳顾客,一个 “年轻高收入向往 international 生活” 的北外毕业生,他说: “汉堡并不好吃,只不过在麦当劳用餐,让我觉得仿佛身在纽约或巴黎。”

而在开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北京第一家肯德基门店都处于 “里三层外三层” 排长龙状态,去前门吃一块炸鸡,排队一小时是很正常的事。

为一块炸鸡的盛况很难在 k 记见到,最近肯德基与国产游戏《原神》合作推出联名款。

只不过二次元狂热者排队 12 小时鸡都可以不要了,跟店员苦苦哀求能不能只要一个原神提瓦特的空桶。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在柜台排队点单的人越来越少,自助点单机和小程序分散了人流,除了大幅度优惠活动激发薅羊毛大军的热情排队情况很少发生了。

5 元板烧抢到系统崩溃时,不少人冷眼旁观日常的麦乐送优惠力度就很大,何必拥挤在一天。

或者你可以选择多花 9 块钱配送费, 发现 10 分钟前下的单外卖小哥就打来取餐电话了。

#03

谁还愿意待在 k 记 m 记?

米勒做一个月兼职就跑路了,小黎被后厨工作折磨到身心俱疲。

coco 有段时间得了工作 ptsd,“在肯德基兼职是种内耗”。于是果断请假回学校写写论文看看书。

阿罐说当时刚毕业陪朋友面试结果自己顺利拿到 k 记的 offer,稀里糊涂地做了一年跟专业完全不搭边的餐饮行业,逢人就劝一定做好职业规划。

到底谁还愿意在这里工作?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米勒印象最深刻的同事,是位创业失败的大哥。来麦当劳工作 一方面是为了社保不断交,另一个好处是,可以一边炸薯条,一边进行商业思考。

“几个月之后那个暑假我见过他在门口闷闷抽烟,后来就没有见过了,不知道他人生翻盘没有。”

经验老手会在限定的员工餐里偷偷加餐,比如板烧的盒子里装的不只有汉堡,还有鸡翅和鸡块,“反正有损耗”。有位混迹 k 记 m 记的大妈由此点评,“喜欢在麦当劳干,因为肯德基管得太严。”

作为唯一不跳广场舞的员工,米勒跟同事们有着天然的代沟, 他曾经因为把点餐机玩得很溜一度成为门店的风云人物。

米勒还被同事大哥们约出去抽烟,被问道操作这么熟练、还是学新闻的大学生,是不是要曝光他们。

k 记 m 记更偏爱年轻人,现实是 30 岁以下的正职员工都很少。经理职位年轻人居多,但同样要亲自下场跟大家一起忙活。

高峰期的时候经理要站在前台发餐,出现断货了也是由经理跟顾客沟通,宅急送的订单超时或投诉需要经理打电话一个个解释。 “店长以上级别才不累,但也得先吃苦。”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40 多岁、上有老下有小、学历普遍不高是 k 记基层员工的典型画像, coco 午休时听阿姨们闲聊 “为了社保才愿意在这里干。”

coco 的朋友曾在在奶茶店做过兼职,后来奶茶店倒闭了让她觉得特别不靠谱。之所以在 k 记兼职这么长时间,“最起码五险一金齐全,劳动时间规范,加班也有加班费。”

至少它不会倒闭。除了时薪低、干活累没毛病。

但是作为内部员工也得和顾客竞争抢优惠券也挺讽刺的 ,“因为搞活动时,比员工餐都要便宜。” 一般员工福利包含每周六一顿免费餐,平时吃饭本店打半折,其他门店打七折,但并不通用。

米勒之前去昆明的门店出示北京的员工半价证明,“对方都不知道是啥。”

时间倒转到上个世纪,扎着麦当劳围裙堪比今天戴着字节工牌。1987 年,北京机关单位的 “铁饭碗” 一个月工资几十元钱,而当年肯德基前门店的一位员工回忆,他工作第一个月就拿了 260 元工资。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门面担当)

在麦当劳工作的女员工会被亲切地称为 “麦当劳阿姨”,走在路上会有小朋友主动打招呼并索要合影。

代表美式先进文化的快餐连锁招聘标准十分严格。 肯德基男的要求在 175 厘米以上,女的 165 厘米以上。当时来应聘的有 2000 多人,最后入职只有 79 人。小伙马云应聘肯德基员工被拒,后来首富马云投资了肯德基的母公司百胜,成为热门励志文学段子。

现在没有年轻人把在 k 记 m 记工作当成值得炫耀的经历。

当肯德基变成开封菜、麦当劳变成金拱门,所代表的高端格调、美式现代化就荡然无存。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在崇尚效率的社会,k 记 m 记现在是连锁中餐们梦想成为的偶像。

资本热衷于在面条、饺子、盒饭里孵化出一个中国版麦当劳 / 肯德基,成本控制、精细化运营和与上游供应商议价的能力令国内餐饮店老板艳羡。即便在优惠力度上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也还能安然无恙。

况且 k 记 m 记永远不缺顾客。 因为它快速、相对卫生、高性价比,最重要的是提供热食,即刻让人吃顿碳水充分的饱饭。《金拱向东》里说的背负生活压力的双职工夫妻,正是如今麦当劳主要服务的对象。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cos 在麦当劳等凌晨火车出差的上班族)

炸鸡变成了给都市齿轮上劲儿的柴油,量大实惠,汉堡不能带你去浪漫的巴黎,但能撑过难熬的项目期。

大 V 荆楚公子在麦当劳排队薅羊毛时突然 emo。因为想起网上一个段子: 都 30 岁了,我还在纠结吃拉面还是吃煎饼果子,要不要加个蛋。

想到 33 岁的自己,还在人山人海的麦当劳里等待 5 块钱小汉堡,人生好失败。但当把汉堡吃进肚子里的时候,香也是真的香。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不可否认, 肯德基、麦当劳制造的快乐越来越简单粗暴。

花里胡哨的纸质优惠券退出历史舞台,变成卡包里除了价格再也勾不起食欲电子版;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_5_元汉堡逼疯了

(图源:微博 @小泺搁这 emo 呢)

小时候去 k 记过生日将是最荣耀的时刻,能在班级里拥有一整年的谈资;现在小孩长大了,开始用宅急送穿插工作日的午休间隙。

实惠是真的实惠,只是不再有心满意足吃顿炸鸡汉堡的时间和心情。 即使在最快的快餐店,多数人脸上还是写满了不耐烦和焦虑。

催促和被催促的,都像是 k 记 m 记上的齿轮,一个推着另一个往前赶。

coco 接触过很多无法理解的顾客。遇到最多的,是 刚点完 2 分钟就开始问怎么还不好,前面排队的其实有十几号人,“他们怎么就这么着急?”

来源:Vista 氢商业(ID: Qingshangye666)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我在麦当劳做炸鸡,被 5 元汉堡逼疯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