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乍富的农村青年,3 年被套走了全副身家

image

刚子比我小了一轮,却是我在这座城市里最好的兄弟之一。

与刚子结识,并不体面,甚至有些丢人。十几年前,刚回国的我,又被某间国际工程公司踢去海外担任南亚地区的区域经理。而那时 20 岁出头的刚子,已经凭借丰富的现场经验,成为了国内某间电梯公司在海外项目的施工队长。

那个现场号称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购物中心,像个迷宫,环境杂乱无章,野蛮施工,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当地夏季室外 40 多度的高温,对于在闷热楼体内的施工人员来说,无异于一场人间炼狱。

我不懂技术,不常去现场,但在一次陪甲方老大考察时,却偏偏看到现场施工的中国工人乱作一团,他们手中对讲机里传来呼救声 —— 一个电梯安装工在电梯井道顶部进行 “放线” 作业时中暑晕倒了,正被安全带吊在脚手架上摇摇欲坠。我面前那些稚嫩面孔上写满了慌张,—— 国内公司在海外扩张时使用更廉价的大学毕业生,这批初来乍到的 “娃娃兵”,连现场地形都没摸清,更不可能在 70 多部直梯井道里立刻找到出事的井道。

100 多米的高度,普通人爬楼梯至少得 20 分钟,我身边的工程监理是当地土著,熟悉现场情况,很快带我乘坐唯一一部 “专用电梯” 找到了事发地点。但作为西装革履的 “上等人”,他自然不会屈尊钻进肮脏油腻的井道里施以援手,而森严的等级制度下,现场荷枪实弹的保安们是绝对不会允许工人们乘坐 “专用电梯” 的。

那个电梯井道外,还有张稚嫩的中国人面孔,只管对着对讲机大呼小叫,并不敢爬进空荡荡的电梯井道里的脚手架上进去施救,“师父” 都在井道里 “上吊” 了,这家伙居然还跟我飙英语:“Sir, help him, please!”

尽管我自己也恐高,更没爬过脚手架,但赶鸭子上架我也得硬着头皮上,至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昏迷的工人仅仅靠着一条安全带维生。

脚下 100 多米高的脚手架在 “云里雾里” 左右晃动,那种恐惧,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根本体会不到的。凭着一股狠劲,我成功地爬过几部脚手架,把被安全带吊在半空的工人拽到 “跳板” 上,然后能做的,就是双手死死地抱住钢管,随着脚手架一起在高空中晃悠着,祈祷脚手架能够经得住我这 200 多斤的大体格子。

刚子是从一楼直接徒手爬脚手架上来施救的,中暑的工人已经失去意识,把他弄出井道没费什么事,但对于意识尚在、手脚已经瘫软、死活不肯松开手中钢管的我,已经精疲力尽的刚子只能解下自己身上的安全带套在我身上,然后坐在踏板上喘着粗气。

“你不要命了?这么高你连个安全带都不系就进来了?” 刚子冲我吼,接着自己笑了,“穿成这样进井道爬脚手架,我干了这么多年电梯,还真没遇到过。没事,你别怕,这架子几百公斤的曳引机都能经得住,就是心理作用。”

“我他妈哪知道这钢管搭成的脚手架也会晃悠啊。” 高温已经让我严重脱水,脚下皮鞋的打滑让我寸步难行,成群结队的蚊虫轰炸更让我心烦意乱。

接下来,在 100 多米的高空中,我们两个同坐在一根 20 几公分宽的钢制跳板上的男人,开启了一段莫逆之交。

刚子的文化程度不高,少年时就进城打拼,从摆地摊贩水果到折腾鞭炮、倒腾假药,吃了不少苦,也上过不少当。后来他跟了个师父学习安装电梯,凭借着自己的勤奋与聪颖,慢慢开始做小包工头,从师父手里接活,随后又经人介绍到这间电梯公司里打工。

“我说你自己干多好啊,干嘛跑这儿来遭这个洋罪?” 安全带的束缚感,让我的紧张消退了不少,但两条腿还是不听使唤,始终没有勇气再站起来。

“哥,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没坐过飞机也没出过国,就想坐着大飞机出趟国……”

如此朴实的小哥们,让我心头一震。

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刚子帮我更换了 4 次安全带的固定点,才把我成功地送到楼板上。那一刻,我和这位朴实的小兄弟是真正过命的交情了。这出让现场管理层开了半年玩笑的 “洋相”,让刚子打心眼里认可了我这个 “大哥”。

共同跟各路妖魔鬼怪斗争了大半年后,我和刚子成了无话不说的铁哥们。我直接跳槽到了他所在的电梯公司,因为那家公司的老板满足了我 “不再出国” 的要求。在堪称天堂的国内混日子的我们,三天两头一醉方休。
2014 年的一天,刚子忽然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

“哥,我想买套房子,你帮我参谋参谋呗?”

“你不有套房子吗?还折腾啥?”

作为一个农村进城打工的 90 后,刚子真的很棒,他不仅贷款买了套 80 多平的两室一厅,连同结婚、生孩子,一分钱都没从爹妈手里要。他是个自力更生的典范,电梯工本来就是个万能工种,这小子的学习和动手能力又实在太强,家里房子装修时,连木工、瓦工、电工、带刮大白、铺地热,都是他带着几个小哥们自己摸索着完成的。

“哥,这不儿子要上小学了吗,我想弄套实验小学的学区房。”

2014 年,我们这座二线城市的房价均价也基本过万了,而刚子的目标是本市最好的实验小学的学区房,里面的小户型均价都 3 万以上了。以他那 6 千多的工资,这样的房子又如何负担得起?

“咋的,你家地里发现油田了?还是要成‘拆二代’了?”

“看你说的。” 刚子的脸开始泛红了,犹豫半天,才又开了口,“我那套房子也涨了不少,我算了算,把那房子卖了,还完贷款再加上我俩手里的那点积蓄,够凑套学区房的首付了,咱大的买不了,买套三四十平的也差不多够了。”
“房子卖了,那你和兰兰住哪啊?”

“哥,连你也认为我疯了,是不?” 刚子的态度转变,让我始料未及,他突然开始哽咽,“我这辈子没啥文化,更因为没文化吃了不少亏,现在儿子已经 4 岁了,我不想让他将来跟我一样没文化,我和他妈都没文化,将来也不能辅导他,所以必须让他进个好学校,这有错吗?”

好吧,刚子内心的痛楚,我可能真的理解不了。

多说无益,剩下的事,就是找朋友打听房源,再找银行的哥们在贷款额度上 “放放水”。机缘巧合之下,我帮刚子以 2 万 4 的价格从一个哥们手里弄了套 52 平的 “顶账房”,虽然破得实在没法看,但最重要的,它在实验小学的学区里。

至于装修问题,对于 “除了生孩子啥都会” 刚子来说,压根就没有难度。

新房装修好的那天,刚子在自己的新房子里喝高了,举着白酒瓶子抱着我哭:“哥,城里人能做到的,我一个农村人也做到了!”

那一刻,我也流泪了,即使我从来不认可自己小兄弟那根深蒂固的 “城里人”、“农村人” 的泾渭之分,但眼见着他再次创造了个奇迹,我又如何能不为他开心呢?

在 “小本生意” 上经营多年的刚子,不是一般的能吃苦,而跟他来自同一个村里的妻子兰兰亦然。可受大环境的影响,买了学区房后那几年,刚子在的电梯公司和兰兰打工的服装店,效益都越来越差,被房贷压得喘不过来气的他们,再次做出了个惊人的决定:把装修得焕然一新的学区房以每月 4 千的价格租给陪读的家长,他俩带着孩子又去租了一套 8 百块的陋室。

刚子说,他要的只是一个学区房的名额,至于他们住哪儿,根本不重要。他又兼职干起了代驾,逢年过节还带着兰兰一起倒腾些海鲜、河蟹、烟花爆竹等小生意。小两口为了儿子的付出让我钦佩。

磕磕绊绊的,小两口有惊无险地盼来了儿子上实验小学的那一天。那天,刚子非要拉着我穿正装陪着他去送儿子,因为他不想让老师知道儿子有这样一个没文化的爹。

送完儿子,站在学校门口,看着那些非富即贵的家长和各色豪车,我问刚子:“我说你是不是有点过了啊?”

其实我想说的是,让孩子硬挤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未必就是好事。但话到嘴边,我还是没说出口,毕竟,我实在不想去刺激刚子脆弱又神经质的内心。再说,这时候来个 “马后炮”,也没什么用。

“哥,我能为儿子做的,我必须做到!” 刚子咬了咬牙。

也就在同一天,刚子又做出了个直接让我献出膝盖的决定:卖房!

3 年时间,一套 58 平的房子,还完所有贷款,再刨出本钱,刚子狠狠赚了 100 多万,外加一个本市最著名的小学的学籍。

当然,这些只是过程,远不是终点。卖完房子,刚子又天天拉着我在一所著名的初中附近转悠。套路还是那个套路 —— 贷款买,然后再租出去 —— 他必须为了更好的初中开始提前布局了。

然而,那所全国都能排上号的初中,学区名额有限,其学区房的价格水涨船高到了难以置信的地步,小户型的均价已经直逼 6 万了。

这一次刚子犹豫了,因为他们两口子玩命赚钱把儿子送去的各种天价 “教育”,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了。好在,按照当时学区 “落户 3 年” 的规定,刚子至少还有 3 年的时间,去为了目标中的学区房而奋斗。

我自己创业的公司在经营战略上出现了重大失误,有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跟刚子见面次数也少了。直到半年后的一天深夜,兰兰哭哭啼啼地敲开了我家的门:“哥,你救救刚子吧,他现在走火入魔了……”

在兰兰的哭诉中,我才弄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我有台顶账过来的路虎揽胜,因为我是外地户口,办理车辆过户的时候需要暂住证,我懒得去办理,便直接把车落到了刚子名下。我平时也不咋开那车,便由刚子一直开着玩。

我不知道的是,刚子因此参加了个 “路虎车友会”,在那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当然也包括一些别有用心的混进去扩大自己 “人脉” 的家伙。其中就有个叫阿华的,是个曾在广西防城港那边搞过 “1040 阳光工程” 的人,被打击跑回来后,换汤不换药地弄了个类似营销培训之类的项目,摇身一变成了 “校长”,又从各地网罗了一堆乌烟瘴气的 “老师”。

刚子带这个阿华来找我过几回,没跟我说此人的来历。但阿华跟我各种吹牛,三番五次提出要帮我公司 “梳理商业模式”、对接各种 “大咖”,甚至帮我融资。我三句两句就听出阿华那驴唇不对马嘴的扯皮,但碍于刚子的面子,也不便戳穿,只能私下里警告刚子几句。

我能感觉到刚子对我让他远离阿华的警告态度敷衍,但我那时实在没有时间、更没有耐心去一句句地戳破阿华精心设计的话术。毕竟,我始终无法坦言告诉刚子,说阿华在完全利用你文化程度低和知识匮乏。

事实上,刚子能听进去的,就是那些 “空手套白狼” 的商业奇迹,对于我的劝告,他已经在认为我 “瞧不起” 他 —— 说实话,我都有些佩服阿华的洗脑能力,他甚至都能猜出我会对刚子说什么,能提前给他 “打预防针”。

“不会的,我可以去学!人家能学会,我又差哪了?” 刚子对我咆哮着。

“人家专业人士几十年的功力,你上个破培训班就能学出来?” 我实在不愿意深说,更不想去触碰刚子心中最隐晦的疼痛。

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这已经成为了我俩半年前见面的常态。

兰兰这次来找我,也是想做离婚前的最后一次努力。

她说,可能是学区房赚来的 100 多万,也可能是 “车友会” 里各种 “显贵人物” 的影响,刚子有些迷失、甚至膨胀了。面对着阿华那完全摸清了他心理弱点的攻势,刚子很快就被洗脑了,不仅交了 4 万多的 “培训费”,最近又在阿华的 “引荐” 下,花了 8 万多参加了个某所国外野鸡大学的 “远程 MBA 培训”。

给一个小学文化的人颁发 “研究生” 学历,这要不是骗子才怪呢!这种低劣的骗局,连兰兰都看清楚了,但刚子却视而不见。我能理解,觉得自己没文化是刚子的心病,而阿华给他介绍的这个能 “颁发研究生学历” 的课程,是完美的麻醉剂。可能刚子并不清楚从 “小学毕业” 到 “研究生学历” 这中间需要多少时光、多少汗水与泪水和多少门槛,绝对不是区区几万块钱就能抹平的。

来不及多想,带着兰兰,我连夜去找刚子 “兴师问罪”。

然而,在那间城乡接合部的陋室里,刚子却并没有耐心听我推心置腹,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哥,你的公司快破产了吧?人家阿华老师可是身家几千万的主儿,光参加他那商业领袖培训班的人就有好几百呢,那么多人都是瞎子,都不如你?”

好吧,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离开了,谁让我是个 Loser 呢?既然已经是 Loser 了,再有道理的话,也都是放屁。

后来有一阵子,我已经很少跟刚子见面,但身边不少朋友都跟他有些交集,所以总能听到很多关于他的消息。

朋友们说,刚子总会借各种场合跟那帮生意场上的老油条大谈生意经,甚至开始用培训班上学来的套路忽悠他们给自己的 “商业计划” 投资。这帮在商战的真枪实弹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家伙,自然不会吃他那套东拼西凑的纸上谈兵,但多少会给他留点面子,事后也总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劝劝我这个走火入魔的兄弟。

刚子变了,他不再是那个勤奋努力的年轻人,终日混迹在各种 “高大上” 的圈子里追求着所谓的 “平台”,朋友圈里充斥着励志鸡汤和与各种 “名流大咖” 的合影,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各种 “绯闻”。

这些我并不意外,我也知道他卖学区房拿到的现金,已经基本爪干毛净了。毕竟,那些所谓 “高大上” 的社交圈,是需要足够的现金去支撑门面的。我不想见他,因为怕见面时控制不住揍他一顿。但我还是给他打了几回电话,结果也没什么意外,我已经成为他说的 “负能量”,是他成功路上的拦路虎。

我也没想把我俩关系彻底搞僵,他没提把路虎还给我,我也就没提,抓紧时间收拾自己公司的烂摊子。

过了不到半年,刚子忽然带了 60 多万现金来公司找我。他直接把一兜子现金摆在了办公桌上:“哥,你那路虎让我卖了,这是车钱,正好你现在缺钱。”

“刚子,学会跟我玩套路了,是不?” 我强压着怒火 —— 前几天我接过保险公司哥们的电话,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我不是车主,也改变不了什么。

刚子顿时语塞,挠着头发一言不发。

“还是阿华给你指的路,是不?”

刚子尴尬地点了点头:“有个朋友的水厂往外出租,一年 20 万,价格很便宜,我想兑下来,总这样给人打工也不是个营生,手头也没钱,阿华老师就用这招帮我弄了点钱。” 说着话,刚子又跟上了一句:“我打听了,那台路虎现在就值 50 来万,咱也不亏。”

我把那袋钱直接推给了他:“都拿走,我一分不要。”

刚子愣了:“你不是正缺钱吗?”

我确实缺钱,但根本不是这几十万的事,如果融资谈判失败,这几十万也只是在继续填窟窿。我更知道,这钱只要碰了,肯定出事。

“刚子,你知道骗保是刑事犯罪不?” 我已经怒不可遏,要说把路虎揽胜干报废、人却毫发无损,打死我都不信。

“哥,真是出事故了,车撞报废了,你看我手机里有事故照片……” 刚子摸出手机,开始翻找着手机里的照片。

木已成舟多说无益,我阻止了刚子,转移话题:“带我去看看你要兑的那间水厂吧。”

“哥,没这个必要吧?隔行如隔山,水厂的事你也不懂啊?” 刚子有些慌乱,“阿华老师已经带北京来的专家去实地考察了,水厂的水质和发展前景都很好,连商业模式都帮我梳理完了,这段时间我正忙着注册商标了,阿华老师说了,商标下来,他们就帮我融资,现在就有很多投资人感兴趣,几百几千万那都不是事……”

“你他妈傻啊,这他妈都是阿华忽悠你的,他就是在中间挣咨询费赚差价的,怎么他说什么你信什么?” 盛怒的我终于爆了粗口。

“我妈没惹你,你有事说事,别侮辱我妈!” 刚子也来了火 —— 跳跃性的回避思维是被洗过脑的人最大的特点,因为他们受过的 “教育” 是根本经不起推敲的。

整整一下午,我把我这辈子的耐心都耗尽了。我试图给刚子讲述阿华忽悠他的那套 “空中楼阁” 与实际经营之间的差距,更想让他明白,商标是任何人都可以注册的,根本不像阿华说的那么值钱,更不可能仅仅靠着个租来的水厂和一个注册商标就能融到几百万上千万。阿华帮他搞的那些策划、提供的平台,乃至后续的 “融资对接”,都是收费昂贵的,到头来,一句 “投资人不满意”,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然而,可能是我的表达能力太差,也可能因为这些复杂的商业逻辑需要常识作为支撑,当然,可能性最大的,是已经被完全洗脑的刚子,根本听不进去我说的这些 “负能量” 了。

他问我:“哥,我没有学历,就想弄个学历,我做错了吗?我没有文化,现在努力学习,也不对吗?连阿华老师都说,只要努力,什么时候都来得及,他说的也错了吗?全世界都在支持我,凭什么就你泼我冷水?”

我无言以对。确实,这些说法理论上都没错,可是实际上,对于刚子,却又完全错误。但以我的智商和表达能力,已经压根不可能看出、更解释不明白到底是哪错了。

刚子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走之前还提走了两捆现金(20 万),说算他借的,赚了钱连本带利的还给我。

我也实在不想多说什么了,只能气急败坏地砸碎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一个同样跟刚子很熟的同事进来帮我收拾残局:“你刚才是不是说得太狠了?你可能没注意到刚子的朋友圈吧?他现在能听进去的都是‘正能量’,说白了,就是他听起来舒服的。”

我早就把刚子的朋友圈屏蔽了,我实在不愿意让那些没病瞎呻吟的鸡汤来玷污了我的眼睛。

再次见到刚子是 2019 年底,疫情全面爆发之前。

在外地一头扎进了个精心设计的大骗局,因为恶意殴打了几个骗子后被拘留了 15 天,我刚从拘留所里出来,还没回到本市,就接到本市警方的电话,当时我自己都笑哭了 —— 还是那台路虎车,因为涉嫌骗保,刚子已经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而我也被传唤到市局刑侦支队接受调查。

出事的并不是那台路虎车的理赔案,而是保险公司配合做局的员工在别的案件上出事了。那小子进了局子,就竹筒倒豆子般把所有的老底全兜了出来。

我在接受警察询问时才得知,那台路虎当年保险公司的理赔数额是 75 万 —— 当然,真正落到刚子手里的,就是他带给我的那 62 万。

幸运的是,保险公司负责定损的员工急于立功,也可能时间太长了记不太清楚,还供出了一些模棱两可的案件,相比之下,那台路虎确实出了重大事故而报废,而赔付金额也没高得太离谱,所以我并没有受到牵连,刚子也免于被起诉。

但阿华肯定跑不了的,因为保险公司那家伙也是他的 “学生”,那培训班里的大多学员都以这样的方式来换取过 “学费”。这个炮制了各种天衣无缝的套路、成功躲开所有 “诈骗” 嫌疑的阿华,却终究没逃脱猪队友的 “神配合”。

刚子被放出来的那天晚上,和十几年前一样,我俩找了个大排档,坐下来推杯换盏。

一晃有 3 年多没见面了,重新聚到了一起的两个人,却少了太多默契,多了太多隔阂。

刚子早离婚了,与他真正共患难的兰兰,始终拒绝与他 “共富贵”。他长得不丑,装腔拿调方面倒是真正的 “科班出身”,所以身边也没缺过女人,甚至还结过两回婚,但那种各取所需的关系,始终经不住时间的考验,更架不住真相的暴露。

算算日子,刚子的儿子也已经到了需要初中学区房的年龄,但这次,他已经没能力再帮儿子准备学区房了,因为那位让他无比尊敬的 “阿华老师”,已经成功在他身上完成了扒皮抽筋吸骨髓的全过程。

水厂的烂摊子,根本就是个笑话,除了 20 万的租金,刚子又交了无数巧立名目的咨询费,比如 “撰写商业计划书”、“梳理商业模式”、“高级财务 / 法务顾问” 等等。至于结果,就是咬牙经营 1 年后,毫无意外地赔进去了全部身家。

其实刚子始终没想明白一个道理 —— 如果 “阿华老师” 真的是个商业奇才,那水厂的老板直接找阿华帮忙经营得了,为什么要通过阿华把水厂转租给他呢?

当然,这话我也跟刚子提过。

水厂倒闭后,刚子又在一个县城和几个 “朋友” 运作一个 “易货平台”,笼络了一批赔得找不到北的人,复制粘贴着 “阿华老师” 那空手套白狼的套路。他和那些 “创业伙伴” 们,没被抓进去,已经算是万幸的事了。

当然,这位 “阿华老师” 真的有两下子,至少他的那些套路,还是能堂而皇之地躲过法律的制裁。

“哥,你说的没错,我当年就不应该打肿脸充胖子的非要把儿子送进名校。” 刚子醉得很快,又很快泪流满面。

“错的不是你,是这个社会的风气。” 我并不想安慰刚子,随口说道,“其实错的是我,当年就不应该把那台路虎登记在你名下。”

那一刻,我们都沉默了。

如果没有那台路虎,刚子就不会进入那个所谓的 “圈子”,更不会接触到那个所谓的 “人生导师”,他估计还是那个踏实肯干的朴实孩子。

但即使没有那台路虎,他又真的能隔离这一切吗?没有路虎,还有学区房,没有学区房,还会有什么呢?

至少我觉得,一定会有什么别的。因为刚子骨子里的东西 —— 要强,自卑,尤其是文化的缺失,都能成为别有用心的人忽悠他的引子。

3 年时间,刚子用一套学区房赚了 100 万。同样也是近 3 年的时间,他又彻彻底底地把这 100 万赔了回去,同时毁掉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还有那个曾经朴实的年轻人。

临别前,我劝刚子:“回去干电梯吧,当个‘大工’一天还 5 百多块呢,先活下去再说。”

刚子摇了摇头:“哥,我都这个岁数了,哪还有脸再回去干那种糙活啊?”

我没有再说话,这次,我真的理解他了,更知道,那个曾经朴实勤劳的年轻人,早已经不在了。

2021 年十一前夕,刚子再次找到我,这次是正式的道别。

他终于决定回老家了。我知道,他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他骨子里的自尊也不容许他回到这个伤心地。这次,如同当年坐在高空中的跳板上一样,同样落魄的我们,隔阂奇迹般地消失了。

久违的宿醉中,我却得知了一个他始终瞒着我的故事。

真正让刚子心灰意冷、走投无路的,是他仅仅用 1 个月赔光的 30 万。

这两年,“进口零食仓储折扣仓” 在这座城市里遍地开花,而刚子在曾经的 “阿华老师” 的 “商业领袖培训班” 同学的蛊惑下,在今年 5 月,跟 3 个 “同门” 合资开了一间同样的仓储折扣仓。

刚子已经身无分文了,但他想再搏一次,因为他已经不可能、更不屑于重头再来,他心中有太多的理想以及 “商业模式” 等待实操。

这一次,他不得不向父母张口,老两口也抵押了老家的房子,连带着积蓄一起帮他圆梦。

于是,4 个 “商业领袖培训班” 的乌合之众,各自以不同形式入股了 “30 万”—— 技术、固定资产等各种滥竽充数,只有刚子实打实地投入了真金白银 30 万 —— 合伙开了一间颇具规模的仓储超市。

然而,事实证明,这几个连基本财务知识都不具备的 “商业领袖” 们,全然留意不到那些同规模的仓储超市都是开在房租便宜的城乡结合部甚至直接在工业区里,他们却直接在一间寸土寸金的大型购物中心里租下了 1 千多平的档位 —— 至少,在开业的时候有 “面子”,不能让同行笑话,这是他们共同的 “经营理念”。

在短短的 1 个月内,2/3 的流动资金消耗在房租和固定资产上,剩下的资金变成了挤满超市货架的商品。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个本要靠着 “薄利多销” 的仓储式折扣店,忽然遭遇了重投资后的资金链断裂,除了偷摸地涨价、玩销售手段,还能有什么出路?在各种套路中千锤百炼的消费者们不瞎,又如何看不出他们在培训班上学到的那些已经被玩烂了的 “营销策略”?

恶性循环就此开始,那些开不出工资的员工们,被拖欠了货款的供货商们,哪个又能惯他们的毛病?

刚子是个当 “将” 的好手,因为他的执行能力很强;但他绝对没有当 “帅” 的统筹规划能力。更可悲的是,他的那几个合伙人,也是同样的货色。

当希望的肥皂泡破灭后,为了在倒闭前把货架上的货物变成自己兜里的现金,各种鸡毛蒜皮地翻小账、扯皮的事儿接踵而来。其中两个倒腾二手车的合伙人,直接玩起了地痞流氓的那套,全然不顾国家那高压打黑工作正在进行时。生性朴实的刚子,甚至直接遭到了人身威胁。

最后,我问他:“人家都威胁到你的人身安全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刚子的脸红了:“哥,你当初那么提醒我,我都没听,这次我实在不好意思找你了。”

回家,真的是刚子唯一的出路。至少,他必须帮他父母保住已经被抵押了的房子。至少,远离了城市里的套路,他还有活下去的机会。他说兰兰带着儿子嫁人了,“跟着后爸混,多少也比我这个亲爹强”。他还说自己就是农村出来的,打死也不想带着儿子回农村。

唯愿,回归了农村的刚子,能够重新找回那个曾经的自己。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来源:人间 theLivings 微信号:thelivings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乍富的农村青年,3 年被套走了全副身家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