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为什么我们不幸福,明明物质比以前好太多

appetizer-3559485__340

@风中的厂长: 为什么我们不幸福,明明物质比以前好太多,是贪婪吗?不是的,环境导致的。

跟大家说个事情就理解了,我的开厂创业之路,是在杭州郊区的一个小山沟开始的,很偏僻,因为房租便宜。

那个附近有个小镇,叫长乐镇,很小,可能不到一万人,各种业态倒是齐全,小商店小超市小饭店,互相没什么竞争,小饭馆菜烧的特别好吃,特色菜叫河蚌煲,里面选的是个头比较小的河蚌,切成一丝丝,配上韭菜和鲜虾,奶白色的汤,奇鲜无比,我敢说全世界最好吃的河蚌煲就在他家。

开厂 4 年后,为了交通更方便,就离开了那里,换了个大厂房,搬走后,很快业务蒸蒸日上。

又过了 5 年,意气风发的我们,为了寻找回忆,我带着老员工又回到了老厂,转了一圈,自从我们走后,厂房一直空着,没什么看头,于是又去了长乐镇,没想到竟然改名长乐村了,你们有听过行政区划降级,从镇变村的吗?我们这个就是。

环顾四周,从 2007 年初来这里,到 2016 故地重游,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杭州其他地方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还是老样子,发展很慢,所以降级了。

但是这里的村民,带给我一种 “平静的震撼”,这种感觉我生平就这一次,因为他们的生活没有变化,所以他们的幸福感是最强的,脸上没有那种为碎银几两的慌张,慢悠悠的过日子。去长乐饭店重温河蚌煲,老板娘满面春风地打招呼,五年不见,还是像老熟人一样。

这就是不发展的好处,每家每户都差不多,没那么多欲望。小日子简简单单。

好了,再让我们回到城市里,就怎么都淡定不下来了,身边人,同行一会儿这个上活动了,一会儿那个出爆款了,平台还出了生意参谋这种邪恶软件,赛马机制,搞得每天都跟打仗似的。

身边亲戚朋友,一天到晚有人拆迁,各种凡尔赛,朋友圈天天有人买房买车。

回到公司,也是静不下来,各种社交,供应商客户,还有一帮 “销售铁军” 围着你,要我续费金品诚企,实力商家,告诉你同行王总靠这接了一千万单子。李总靠这买了豪宅,只剩最后一个名额留给你,各种花式逼单。

来到网上想放松一下,到处是成功人士,感觉自己是最穷的。

跟孩子同学家长聊天,这个说报了三个班,那个说报五个班,仿佛所有家长都在鸡娃竞赛,你说能不焦虑吗。

我是今年心态发生变化的,因为我在医院待了好几个月,看到许多生不如死的病人,还有亲人的生离死别,多看看那些,就会知足,心态会好很多。

我喜欢做生意,回头看,做小生意的时候幸福感最强,小情侣开个淘宝店,每天几千块流水,赚个几百块。

但是电商和实体店不一样,平台要天天发成绩单的,经常看着自己流水很开心,一看到别人的,又不淡定了,于是大家都在拼命想做大。

电商还有个特点,不进则退,你做的不如别人,渐渐就没流量了,所以同行之间就像仇人一样,你死我活。

这种背景下,加上自己是个勤奋的人,既能开发产品又能运营,我不但长时间做到多个小类目第一,一度还做到大类目前十。

但是再后面,碰到头部化浪潮,原创再厉害,运营再强悍,也是敌不过资本的。

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2014 年到 2020 年的双十一榜单,从淘品牌百花齐放,到大品牌一枝独秀。

还不够,大主播来了,平台流量倾斜,某主播 2019 销售额 100 亿,2020 年 300 亿,据说今年接近千亿。这跟平台背后大力扶持是分不开的。

今年双 11,几个主播一天就拿下好几百亿,而那些流水几千块的小店,渐渐的,整个月流量几乎为零。

所以我认为,除了依法纳税,限制头部也是目的之一,一鲸落万物生,况且这头鲸有什么突破性的创造吗?并没有,鲸只是一个渠道,并且破坏了商业的规则,到后面连品牌方都被裹挟,很多是亏的,敢怒不敢言,总体来说,弊大于利。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为什么我们不幸福,明明物质比以前好太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