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跟合伙人撕逼… 我的开 lo 裙店血泪史

image

“甲方虐我千百遍,不如自己开个店”—— 许多社畜都这么想过。

而慕慕的心态完全反了过来,她在经历了开店创业的险恶江湖后,决定回归资本家的怀抱:打工摸鱼,才是人生正事。

慕慕是【失败大赛】的第 6 号选手,以下是她的自述。

2

2016 年 11 月,杭州已经入冬,学校旁边的蛋糕店里闪着暖黄的光。坐在店里的我,还只是一个大三学生,而对面跟我洽谈的纺织厂大佬,即将成为我的合伙人。

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我收到这个大佬的微博私信,他说想和我一起开店卖 Lolita,理由很实在:我觉得有钱赚。

当时我一脸懵逼,毕竟我只不过是一个爱好二次元,在动漫社偶尔出出 COS,微博上也没几个粉丝。

他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他出钱,我负责资金以外的所有事情,股份我 4 他 6。大学生最不缺的就是时间,0 成本的投资,即便要干亿点点的杂活,有啥不行的。

image

△甚至自学了缝纫

选稿做设计、选面料辅料、做印花调色、打版和跟版、拍照修图、做链接出图、线上宣传、订单统计、联系工厂、发货…… 种种流程非常烦琐,我一个人慢慢摸索着来。

我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之前对这些一无所知,唯一有的,是对二次元的热忱。

于是,纺织厂大佬还发挥了一些别的作用,他带着我四处 “求学”: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九堡临平打版工作室、柯桥布料批发市场…… 我都跑了个遍。跑完后我开始对服装的面料、版型有了一丝领悟。

就这样,跟着合伙人四处游学后,我甚至还能 “装成熟大人模样” 地表示我在临平有店,做的是女装,每个客户出货量几百单。

image

虽然扯谎后,内心总是不太踏实,但在市场上交涉的时候若不吹吹牛,又难免被宰。

几次商议之后,公司迅速成立,合伙人借用了他朋友的工作室给我们办公。每个月我们都会开发一款新的 Lo 裙,订单做好后就在那儿发货。

经营过程意外的顺利,甚至都没有花过多的宣传精力。我们的线上店铺出预告后小小 @一下当时的 Lolita 资讯微博号,对方就会转发,用自带的流量哺育当时还在萌芽的 Lolita 市场。

公司出品的第一款 Lo 裙,定价是 389 元,售出 160 件,净利润 4 万。

image

对于一个 Lo 店来说,一个月开发一个新款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毕竟 Lo 裙一个款里不仅分粉色、蓝色、白色类不同的颜色,还分无袖、短袖和长袖款,以及带罩纱款和不带罩纱款,总体开发和打版调试过程非常复杂。

一般来说,一个新款能售出 30 件就很不错了,而我们第一个款就售出了 160 件,算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但即便如此,这样的盈利速度,相较于传统动辄月售几千的传统女装却依旧太慢了,更无法短期满足合伙人一年靠 Lo 裙收入 7 位数的期待值。

这也为我们最终分道扬镳埋下种子。

6

我的合伙人是一个传统的商人,档口开在绍兴柯桥,拥有个人纺织厂,商业嗅觉又极其敏锐。因此,他才会在发掘 Lolita 马上要火了时,迅速找到我合作。

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终究是商人。当他觉得 Lo 店普通的成长速度无法满足他的野心后,表示要做 “山”。

image

“山”,顾名思义就是山寨,指的是那些没有独立设计,买别人的成品打版出货的商家。因为没有设计成本,用的也大多不是什么好面料,价格就会低很多。

Lo 圈向来瞧不起山,作为一个早期 Lo 娘,我多少还是有些对于 Lolita 文化的热爱,做山超出了我的底线,我拒绝了他提出的建议。

2017 年 3 月,我们刚开发出店里的第三个新款,还没能生产团售。那之前,我们因为做不做山吵了很多次,最后闹掰了。他为了让我难看,甚至找来警察。

image

△我自己设计的衬衫线稿

“你问她有没有出钱呐?公司是我开的,钱都是我缴的。她一个打杂的实习生偷了公司买的稿子……” 曾经的合伙人翻脸还真挺快的。

不止于此,他还在微博 Lo 圈挂我,用一些工资的转账记录来抹黑我。互相折腾不是不可以,但我最终没有再深究,他也装哑巴了。

但是,当时的新款 Lo 裙样衣都做出来了,就差拍摄和上架。我为了省钱,自己当模特,去工作室拍照,把这款售出,还是赚了几千块。

经过那次风波后,我们彻底一拍两散。

没了合伙人,我的家人更不支持我的事业了。

image

我妈说,哎,女孩子考个公务员就好啦,多安稳。我爸说,你爸我也是做生意的,你要卖衣服我不反对,咱就开个普通女装店多好。

我都没有听,并且内心 OS:坚持,强撑,一个人,也要开 Lo 店!

大四那年,我边实习边开店,用上一款剩下的几千块,加上自己的工资不断往里补贴,硬是把店撑了下去。自己创业的焦虑是外人难以想象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甚至需要靠药物控制焦虑。

但并不是所有的坚持和倔强都能长出果实。

Lo 裙和传统服装不太一样。传统服装的成本最多只占售价的 5 成。而 Lo 裙扣除面料、人工和包装成本后,利润空间在 30% 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宣传成本和开发成本特别高。

image

△自己设计的淘宝详情页

普通女装打版价格在几百块,Lo 裙一款就要几千块,再加上拍摄之类的成本,常常要 1 万以上的投入。

高开发投入就形成了 Lo 裙团售的行业现象。例如,一款裙子开发成本 1 万元,每条裙子利润 150 元,那就要至少售出 10000÷150≈67 条,才能够把本给赚回来。很多 Lo 裙只有在订单数量达到 100 或者一个特定数值的时候,才会真正生产出售。

这样的销售流程对我来说也很难把握,亏损难以避免。

有时候开发的新款,开发成本都投进去了,但是团售过程中,数量远远达不到目标,最后我自己垫不起钱,选择不生产出售,开发成本就打了水漂。

image

△借钱做出的产品

有时我垫了钱,让工厂做出来了,多于团购订单数量的大货,就放到实体店去卖,但还是处于积压待售的状态,最后赔得更多。

于是,刚毕业的我,就带着开 Lo 店借的 7 万块网贷,开始了自己的社畜生活。

12

毕业之后,也有闪念想过要全职做 Lo 店,但是发现手头的资金并不足以支撑我全职干下去,做 Lo 裙需要资金,我还是需要上班。

我找了个工作,干电商运营,工作不算忙,我还有很多空闲时间打理 Lo 店。我觉得只要我用心,还是可以把生意做起来的。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Lo 圈的热度一天不如一天。

image

△第一款流团的裙子

我本来就不是爱跟风向、凑热闹会营销的人,线上的店铺也一直是随缘开着,货都寄售在实体店里。线上售出后就调货,线下实体店则是直接拿货,卖出才结账。

就这样,随着 Lo 裙行情的减淡,跑路闭店、转手换人的实体店铺愈来愈多。实体店带货跑了,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店家任人宰割,我的产品更卖不出去了。

最多的时候,我一口气合作了全国各地的十几个实体店。其中一家常州的实体店,还是关店好几个月后,我偶然在微博发现他们已经闭店许久了,才去联系负责人,让把货退回来。

image

他说货物都在他朋友家,他有时间就去朋友家翻箱倒柜地给我找货。半年时间里,陆陆续续寄了两三次货物,到现在都还有大概 2000 元的货没有寄回来。有的朋友更惨,光是被逃的货就亏了 10 万。

大行情如此,当初我要做 Lo 裙的雄心壮志,也慢慢被现实锤得七零八碎了。

很多时候,理想就是这样的,在当初被合伙人坑、被挂在网上骂、被全家反对时,我没有想过放弃,反而是在没有什么大的波澜时,一点一点被时间磨平。

到今天,店还开着,但我的重心已经慢慢转移到现实的工作和生活中。现在 Lo 店里线上线下的售出,大多数时候一个月没有一分钱进账,偶尔一个月能收入几千元,但这点钱很难填平我的投入。

算了一下,2019 年投入 8 万,收入 7 万多,亏了八千多,相当于一年白忙活,20 年亏损 1 万 2,今年没再投钱进去,但到现在还有五万多货款没收回来。

image

△自学的粗糙拍摄图

另外,还有因为寄拍产品太贵而添置的相机、道具等,也因为要存放货品和拍摄,不得不租更大的房子。算上这些钱的话,亏得就更多了。

但 25 岁的年纪,从当初和合伙人开店、现实被警察找、网络被挂、联系到四面八方的实体店、而又最终立案无解,自己到处周旋找人。浮浮沉沉,也算是人生经历吧。

这几年的经历,最大的感想就是,现在入场 Lo 圈首先得有资本的扶持。充足的资金才能保证足量的人员和精力投入。

我原先以为这是一件能靠单打独斗完成的事。直到成为社畜,和 50 多个人在一个项目组,分模块运营同一家店铺后,我才更深刻地理解到,初期兴起的行业能够轻松赚钱,但是电商已经赛道拥挤起来后,就不是可以依靠个人蛮干的了。

除此之外,则是在细分赛道上推陈出新,引领风向,像之前流行的牛奶纹、猫咪纹和打歌服,就是一些引领风向的新款式。

至于以后,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重整旗鼓了。要开 Lo 店,还不如当种草姬。花西子都在给李佳琦打工,JK 大店在 KOL 上也是动辄投入 50 万做宣传,真正分到手里的,也所剩不多了。

image

而且,现在 955 的工作节奏,让我觉得还挺舒适。大四一边实习,一边强撑着把店铺开下去的拼劲,大概率不再有了。

不管怎么说,曾以 COS 的身份进入 Lo 圈当起店家,转来转去后,最终以种草姬的方式留在 Lo 圈,偶尔打理一下不怎么赚钱的店铺,不再做一款爆火的美梦。这样的日子也足够充实和快乐了。

image

来源:青年横财发展会 微信号:xrich666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跟合伙人撕逼… 我的开 lo 裙店血泪史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