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互联网不香了:我看 2021 年

image

2021 年,教育培训行业几乎团灭了,房地产业忽然没钱了,航空公司、旅游景区仍然在此起彼伏的疫情中呻吟着…… 这些都让人印象深刻,但都不是最触动我的。2021 年最触动我,让我念念不忘的那件事,其实是 —— 互联网不香了。

任何一个产业的发展,大概都会经历从香到不香的过程。十几年前,尼古拉斯・卡尔就断言:IT 不再重要。言外之意,信息技术不香了。但互联网的不香,尤其是中国互联网的不香,还是来得有些出乎意料,有些迅雷不及掩耳,同时,却又显得合情合理。

直到 2021 年之前,腾讯和阿里巴巴作为亚洲经济最具活力的代表,一直排在全球最大市值上市公司的前十位,2020 年,腾讯排在第七位,阿里排在第八位。

2021 年这一年,标准普尔 500 指数连续 12 个月创下新高,换句话说,每个月都在刷新历史记录。美国头部科技公司的股价几乎都创出历史新高,英伟达一年内疯涨一倍多就不提了,Apple 涨了 34%,微软涨 53%,Alphabet(Google)涨 65%,Tesla 涨 51%,Meta(Facebook)涨 24%。2022 年开市第一天,Apple 成为史上首个市值破 3 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

中国互联网公司则走出了相反的行情,几乎团灭的互联网教育就不提了,腾讯一年内跌了 18%,阿里跌 48%,美团跌 23%,京东跌 20%,拼多多跌 67%,百度跌 31%,小米跌 43%,快手跌 37%,滴滴上市半年跌去 64%。

2021 年 8 月,台积电的市值历史性地超越腾讯,成为亚洲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该统计不包括沙特本地上市的沙特阿美)。这一超越颇具象征意义,它在凸显高端芯片制造的重大战略价值的同时,也似乎在含蓄地告诉世人,中国互联网,可能真的不香了。

image

全球市值 Top 10(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

按 2021 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市值计算,腾讯和阿里双双跌出全球十大上市公司行列,腾讯位列第 11 位,阿里甚至跌至 20 名开外。这是腾讯自 2017 年第一次跻身十大之后,首次跌出前十。

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的萎缩,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全局性的大幅萎缩。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指数(H11136),作为一个大致反映海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总体状况的指标,2021 年该指数缩水过半。

互联网大公司的市场表现不太令人满意,科技创业公司的发展状况也不太让人乐观。有研究者发现,与美国同期的新增独角兽数量相比,过去两年,中国的新增独角兽数量也出现明显下滑,换句话说,能够做大的新创业公司数量相对变少了。疫情带来的在线需求的增加,以及互联网巨头的市值萎缩,并没有转化成为创业公司的发展机会。

image

中美历年新增独角兽数量对比(数据来源:CB Insights)

各种迹象表明,中国互联网被保护、被宽容、恣意增长的青少年时代,永远地结束在了 2021 年这一年。面对已被它以超常规的速度彻底改变了的现实,你不由得感慨,它已不再拥有改变一切的魄力,也不再具有超常规的能力,顺理成章地,它也就不再承担得起投资者那么高的预期。

2021 年就是这么一个关键节点,尽管没有举行过一场正式的成年礼,但各种信号都在表明,互联网已经被当作一个成熟的,并且能量太大的行业,接受监管。从 2021 年开始,不管它自己是否意识到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必须开始学习放下骄傲,放弃任性,让自己像一个成熟的成年人那样为人处世,承担责任了。

反垄断的拳头从没这么密集地落在互联网公司的头上,2021 年涉及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执法案件数量,高达 92 起。阿里巴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被处创记录的 182.28 亿元巨额罚款;美团实施 “二选一” 涉嫌垄断行为被罚 34.42 亿元;腾讯、阿里、美团、京东、百度、滴滴、字节跳动、微博、58 等一长串互联网公司,因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等涉嫌垄断行为而列队认领行政处罚。

原定 2020 年 11 月 5 日 IPO 的蚂蚁集团,在上市前夕突然按下暂停键,计划中的全球最大规模 IPO 的高光时刻,变成了蚂蚁集团麦城的开始。经过一年多的整改,今天的蚂蚁集团即使有机会重新启动 IPO,它也不再可能成为全球最大规模的 IPO 了。

据传言,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字节跳动,为因应监管部门的数据安全关切,2021 年 3 月主动推迟了 IPO 计划。这一推迟损失巨大,很可能,它令字节跳动错过了在自己最高光的时刻上市的时机。

与之相反,滴滴则选择暗夜潜行,低调地推进 IPO 计划。不过,滴滴经过刻意淡化处理的高光时刻仅仅维持了一天,就遭遇监管部门的网络安全审查,随后滴滴旗下的主要应用被全面下架,至今未恢复上架。滴滴的任性给自己酿了一坛难以下咽的苦酒,它恐怕还得硬着头皮喝很久。

2021 年 7 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 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要求网络餐饮平台优化算法规则,不得将 “最严算法” 作为考核要求,要通过 “算法取中” 等方式,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准时率、在线率等考核要素,适当放宽配送时限。2022 年 1 月 4 日,《互联网信息服务算法推荐管理规定》的正式颁布,对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各种推荐算法提出了具体要求。这一切都表明,对互联网的监管不是某种急风骤雨的粗放运动,而是细化到毛细血管精细监管动作。

2022 年一开年,1 月 5 日,因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阿里、B 站等再开 13 张罚单。

2021 年 12 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强调,要为资本设置 “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其中 “防止资本野蛮生长” 的提法,较之以前的 “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明显更加严厉。

超级平台现在知道了,它们在为工作、生活、生意提供便利的同时,不能以牺牲市场公平和阻碍技术创新为代价,而且,它们会被盯得很紧。

也是在刚刚进入 2022 年的时候,腾讯减持所持京东、Sea 等公司股份的行动,立刻引发相关投资者的恐慌,贝壳、拼多多、富图、B 站、斗鱼、京东、美团、快手、蔚来、Sea 等 “腾讯系” 公司的股票均出现暴跌。

这是个信号,未来,“腾讯系”、“阿里系” 等各种通过资本纽带连接起来的互联网派系,将逐渐萎缩、消亡。任何无助于市场竞争和技术创新,只是有利于巩固既得利益,阻止竞争者进入的投资和行为,都将成为平台型企业的毒药。有钱的公司手里的钱,应该主动投向符合国家战略目标的方向,如共同富裕,关键核心技术创新突破等。

互联网不香了,虽然腾讯、美团、字节跳动等一大批互联网公司相继取消了 996、大小周等制度,但根据脉脉发布的《人才吸引力报告 2021》,互联网人的工作幸福感低于整体均值。

与此同时,年轻人的求职观念正在发生改变,相比资深职场人,年轻人更青睐 “铁饭碗”,更希望 35 岁后能进入体制内。根据国家公务员局公布的消息,2022 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结束,最终通过了用人单位的资格审查的人数达到创记录的 212.3 万人。

image

历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单位:万人)

互联网不香了,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个态度,倒不是说互联网已成明日黄花,而是说,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人必须尽快调整心态。这个行业不再代表 “先进”,监管也不再 “滞后”,它就是这么一个 “正常的” 产业,既不卑微,也无特权,像所有的其他行业一样。再也不能以 “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为幌子,突入监管禁区,挑战监管底线。

“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这句话当年有多高光,如今就有多黯淡。但我们还是会记住这句话,为了这些年实际得到的便利和好处,不管说话的人和他的公司,是否已经成了祭品。

“尔要战,便战。” 这样的豪气所代表的无畏或者狂妄,以后怕是不会再有了,他们都会学乖的。

来源:keso 怎么看 微信号:kesoview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阿强爱分享 » 互联网不香了:我看 2021 年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